民主的理想与现实

    海福特·麦金德爵士写的这本小书,具有难得的永久性价值。虽然书成于1919 年,着重提到了当时悬而未决的如何处理德国的问题,但是无论哪里都还没有一本更好的书,谈到影响我们世界的命运的地理事实。在任何其他地方,关于海上强国与陆上强国的相对力量,关于诸如铁路、汽车运输、潜艇和航空的发明打乱了二者之间的平衡的情况,都没有作出此本书更现实的估计。一代之前,更无他书如此清楚地预见到导致专制政治统治下的德国重新成为强有力的军国主义化的国家的环境。
    海福特爵士是英国地理学家中的泰斗,但他更有所长。他是真正懂得战略的学者之一——懂得一种将国家力量中的军事、政治、经济、地理和心理等因素结成一个整体的全面战略。可以这样来说明他的才具:对于要知道我们的世界的政治动力学的人说来,他的著作在今天比马汉①海军上将所写的文章还要重要。更重要的是,他对于掌握大权、可以左右国家命运的人的影响,至少和马汉的影响相等。这本书——关于地缘政治理论的第一本简明、权威性的英文著作,据卡尔·豪斯贺费尔将军称誉说,曾对德国的战略思想造成极深的印象。通过豪斯贺费尔,麦金德转而对希特勒的思想过程发生了影响,结果是他的若干意见出现于《我的奋斗》(Mein Kampf)的篇章之中。希特勒对东欧的政策受这种影响特别显著;麦金德曾将这个地区称之为“历史的地理枢要”。
    纳粹采用麦金德的观点,并不能解释为他对德国帝国主义有任何同情。正相反,所有他的作品,尤其是这本书,都曾提出警告:由于它的野心和它所处的在欧洲的战略位置,德国始终处于威胁其他国家的安全与独立的地位,我们自己的国家也在内。
    他从开始就敏锐地感到,德国企图独霸世界的梦想很可能成为现实。40 年前——当马汉关于海军力量至上的理论的声名达于顶点时——麦金德告诉本国人民:英国的“海上霸权并非万世不变的基业”,海上强国可能被陆上强国迂回包抄,欧洲大工业国家之兴起(受到保护贸易主义的帮助)可能动摇英国经济与战略安全的基础,英国已不再可能采取有限责任的政策。他进一步警告说,如果英国一旦失去它当时所据有的、远远超过和它竞争的国家的领先地位,它的海上霸权和它的大国地位,可能都会一去而不复返。
    他看到,由于德国和俄国在欧洲大陆上所处的位置,如果两国联合起来,或者一国控制了另一国,就能统治世界。他懂得现代运输已把大陆缩成了岛。欧洲、亚洲和非洲并不构成三个而是构成一个大陆——“世界岛”。这个“世界岛”是世界力量的真正重心,西半球只不过是面积较小、人力较少和天然资源较差的一个岛而已。“世界岛”的“心脏地带”是中欧和东欧。它们在地理上和战略上所处的位置,可以使它们控制整个“世界岛”。因此他发出了真知灼见的警告:谁统治了东欧谁便控制了“心脏地带”;谁统治了“心脏地带”谁便控制了“世界岛”;谁统治了“世界岛”谁便控制了世界。
    虽然专家们可一读再读本书,而获益匪浅,但本书不是专为他们写的。如果我们要实现民主理想,必须面对现实,本书就是为凡是要懂得这些现实的人写的。负责进行战争的军人应该读,运筹帷幄、决定全面战略的政治家应该读,处理国际事务的外交家应该读,关心上次战争、上次和平以及目前斗争的基本事实的新闻记者应该读,当然,献身于胜利和仔细考虑处理战后事宜的必不可少的指导原则的公民们,也应该读。
    正如海福特爵士所指出的那样,民主国家人民不喜欢从战略和强权政治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只有被强迫了他们才会这样做。现在进行强迫的力量如此强大、如此残酷无情,就是已经到了不容忽视从上述角度考虑问题的程度。因此,就战略的根本作了意义重大的阐述的《民主的理想与现实》,是对我们的作战努力的一项真正贡献。
    这本书所能起的重大作用之一,是使我们更正确地了解到上次大战的基本问题以及凡尔赛条约的真正缺点。在本书篇幅里,我们可以看到,作者坦白承认1914—1918 年的战争是一场争权夺利的斗争。对德国及其盟国来说,那是企图抓取一切看来是必要的权力,来控制“世界岛”的“心脏地带”,从而最后统治世界。对英美来说,这就使得它们有绝对必要保持最低限度的力量,没有这种力量,它们作为自由人民便不能生存下去。正如海福特爵士所说的那样,我们不是仅仅为了使世界成为民主国家的安全场所的理想目的而战,还是为了在“陆上强国和海上强国之间一场倾注全力的决斗”中最后取得胜利的现实而战。在这场决斗中,美国和英国的海军力量结果取得了胜利。“但是如果是德国对外征服得胜,那它就会在此历史上任何时期都广阔的基地上,实际上在无可再广阔的基地上建立它的海上力量”,亦即以亚、欧、非三洲的广大资源建立海上力量。“如果‘大大陆’,整个‘世界岛’或其大部,在将来某一个时期成为海上强国单一的和统一的基地,那会出现什么情况?其他的岛国基地(英、美)不就在船只方面造不了这许多船,在海员方面拥有不了这许多人了吗?他们的舰队无疑地会继承其光荣历史传统,英勇作战,但是结局是注定失败的。……如果我们……从长远看,我们不是仍然必须考虑到这种可能出现的局面,即‘大大陆’的一大部分可能有一天统一于一个势力之下,可能以之为基地,建成一个无敌的海上强国吗?”
    如果在这之外加上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关于空军的情况——海福特爵士预见到空军的潜力——那如果轴心国家胜利了,我们便面临着令人胆寒的前景。
    本书作者是国际联盟的信徒。但是他觉得国际联盟有一“住房问题”,亦即是,如果欧洲不遭受军事强国的控制或控制的威胁,它才能居住。他看到“一般人容易在这时候认为,仅仅由于厌倦的人们下定决心不要再有战争,以后也就会是无尽无绝的和平了”,而历史和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甚至在一场世界范围的斗争之后,国际紧张局势仍有再度出现的可能。他相信,尽管有1918 年的失败,德国能够在短期内动员足够的力量,来违反任何并未有效地、持久地限制普鲁士主义的条约。
    他相信,如果对德国“不公平”,危险性就少些,如果“公平”太多了,危险性就多些。他觉得,一个不是决定性的和平——也就是准许德国军事力量再起的和平——将是一场大灾难。实质上他指出,唯一始终贯彻执行的决定是真正带有决定性的决定。
    他举例说明,美国在南北战争中取得无条件的胜利,所以美国的黑奴和各州脱离母国的问题,一劳永逸,从此解决。正如他所说的,不能取得1918 年胜利的全部成果,是不利于协约国,不利于德国,不利于欧洲,也是不利于世界的。
    本书第六章——这是本书专门讨论和平条件问题的唯一的一章——所谈到的关于和平条件的常识,此起汗牛充栋的更有名的著作和大批外交文件来,要丰富得多。除非我们阅读、钻研和消化本书所述若干基本的真理,我们便脱离了智慧,漠视了经验。胜利是极重要的。胜利之后至少有这希望:这样的事不能再发生。但是,只有既建筑在民主的理想上,又建筑在现实上——地理的现实和强权的现实上——的解决办法,才可以使这希望实现。

爱德华·米德·欧尔
普林斯登,新泽西
1942 年5 月

版权所有:吉林大学社会公正与政府治理研究中心 2017 ©   Power by leeyc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匡亚明楼3楼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55432 E-mail:mijy@jlu.edu.cn